易经前古文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29|回复: 4

汉字探源(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8 22: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
当今是一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知识“大爆炸”已经成为了现代西方科学文化的主流。科学家们都在创新理念、发现新事物。所以,各种拼音文字为了适应这种新发展、新发现,就需要对新发现的理论进行表达,就需要对新发现的事物进行命名。因此,新词汇、新名词在拼音文字中不断涌现,使拼音文字越来越长。一个字或者词,十几个字母或者几十个字母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了。每个科学家、理论家都变成了一个新拼音文字的创造者。这样,拼音文字与分科科学的知识“大爆炸”就变成了一个同步“爆炸”的体系,使人类的语言文字对科学发展理念的表达越来越复杂化。这几乎是当今科学发展中的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是西方科学文化发展面临的一个现实难题。
可是,在西方拼音文字进入十几个字母或者几十个字母进行表达的认识领域中的知识,对汉字来讲,则可以简单地表达成一个字。仅以化学为例:
无机化学时代,学科研究范畴是研究除有机化合物外所有元素及其化合物的来源、性质、结构、有关理论、化学变化规律及应用等的一门学科。而在中国文字体系中,居然可以简化到酸、碱、盐的三焦论。
有机化学出现后,化学进入了研究碳化合物的化学。内容包括研究有机物的来源、性质、结构、用途、制法等。其复杂性,已经不是用几个简单的拼音字母所能表达的范畴。所以,创立的新拼音文字更是多不胜数。可是,在中国的文字中,似乎早已经有了这种知识体系的存在,如从醋、醇、酯,到苯、烯、胺、醛、……,都早已经被中国人的老祖宗所发现,并创立了最简洁明了的文字表达。那么,为什么西方科学新发现的新东西,用了十几个字母甚至几十字母表达的新词汇内容,在汉字中却能找到与其内容完全相对应的汉字呢?结论只有一个,就是这些东西,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被曾经发现过。而这些曾经发现的东西是什么时候失传的,是不是也应该被列入汉字探源的内容之一呢?
中国汉字的源渊因何而博大精深?汉字探源的方向还应该停留在寻找第一个文字符号产生的历史研究上吗?汉字文字研究的方向,是不是需要从跟着西方文字研究方法的爬行中醒悟过来呢?
真的到了中华民族应该清醒的时候了!
十、
汉字的产生,既有源渊流长的容纳百川于一体的磅礴体系,又有不同历史时代博大精深的知识体系一脉相承。既有字字珠玑、词词珠玉的珍贵性、精练性,又有词、句、节、章四象千变万化的珠联璧合、妙语连珠。
从这个角度来认识汉字、研究汉字,不能不说它具有对人类认识世界的丰富表达能力,不能不说它是具有对人类已经取得的具体事物认识再组合、再认识的最好工具。
汉字与西方拼音文字有着根本不同的形貌、属性、数学组合原理上的本质不同。所以,跟在西方认识文字方法的后面对中国汉字进行爬梳,是永远找不到确切答案的。
因为,拼音文字以字母称为注音符号的最小书写单位。所以,字母的文字表达能力只是一个音符。而语言则是由不同音符相互组合而成的“有次序性的音符组合”,或者说是有限音符的排列形式来记录语言的音程结构性。所以,西方现代文化仍然称这种最基础的音符符号为字母。不同的拼音语言有不同数量的字母。它们是记录语言的最小符号单位。
中国的汉字中也有字母,只不过它是音韵学中的术语。声母的代表字,简称"母"。
声母与字母之间有着根本的区别。声母是指一个汉字音节中起头的音叫声母。声母有元音与辅音的区别。一个元音的字母如“一”称为单元音字母,两个元音的字母如“爱”是复元音字母。“苏”是单辅音字母,“术”是复辅音字母。
所以,字母可以用声母的元、辅、单、复四象分为四类,称为一字四声之学,也被称为声韵学。当然,声韵学有阴阳两式,一是字母与声母的四象关联关系,二是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变化。其内容则进入了对语言表达能力探索的进一步符号四象分化的范畴。它已经进入字方声圆的更远古渊源挖掘与探索的话题。
现代,依据西方对文字的认识方法与标准,把汉字的字母、声母认识法,变成了西方语言文字的字母认识法;把一个汉字音节起头的辅音叫声母,其余的音叫韵母;把声母绝对定义化为汉字起头的辅音,而把元音起头,称为 “零声母”;显而易见,已经把字母与声母的四象变化关系依据西方文化的绝对二元论转化为一种声母有无的简单认识了。
西学东渐后,西方文字的分析法与认识法,已经变成了篡改与变革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时髦。似乎西方文化中的糟粕也变成了比中国传统文化先进的东西。用西方糟粕来篡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甚至成了一百多年来的一种时尚。更有甚者,把这种对传统文化的篡改称为时代的革命精神。其结果,则使中国人对自己使用汉字的传统文化认识逐渐淡漠和消失。
西学东渐一百年多来,中国人已经对自己的文化遗忘的太多了,对西方科学的崇拜太专一了、太疯狂了。专一到了足以忘记了中国还有自己的科学文化的程度,疯狂到甚至把自己的文字、文学、文化都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一心一意地步西方文化与西方科学的后尘。认为跟在西方现代科学与文化体系后面爬行就是继续发展人类的科学事业。甚至,到了不知道中国古代还有数学,还有形貌、属性、数学三合而一的知识体系,以及这个体系创造的天文、星象、历法、……等重要知识体系的存在。
在西学东渐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西方现代科学在很多重大科学的发展内容上,已经显然进入了走投无路的牛角尖。数学上有关素数的许多常规属性问题,都变成了无法破解的难题。物理学面对三体问题,进入了认识的混沌之中,以致于理论危机四起,各种理论不能自圆其说。......。当西方的科学家们开始试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以解决西方现代科学发展方向问题的时候,我们仍然跟在西方现代科学技术和文化的后面赶时髦的爬,与邯郸学步之人有何两样?汉字探源的方向,是不是应该从跟着西方文字研究方法的爬行中醒悟过来?
汉字探源的方向与前提的确定,首先应该是用产生汉字的文化知识体系与汉字表达的知识体系来探索与挖掘它,而不是用产生拼音文字的文化知识体系与拼音文字所表达的科学知识来探索与挖掘它。
在探索汉字产生与发展的时候,最重要的应该是首先挖掘汉字承载的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探索汉字承载的容纳百川而形成的博大精深知识,走出西方科学文化思想是给东方带来光明和福音的迷惑,认清西方列强在武力侵略与文化侵略策略上的真实本质。取其精华,去除糟粕。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中承载的先进科学理念与属性数学知识体系。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汉字探源的研究才会脉络清晰、法理清明。
十一、
汉字是一个庞大的符号系统。但是,汉字系统对语言表达的能力,并不是仅仅对语言进行简单的符号性记录。汉字与语言之间的关系所反映的表达能力,更是语音四象变化的一个更大的音符组合范畴。声母的四象变化,是汉字字母的一种特殊属性。每个字都有它特定的字母与声母关联关系,每个字都是文字与语言关联关系中的一个独特的结构。于是,形成了字与音之间的新四象关联关系:一音一字、一音多字,一字一音、一字多音。形成了一与多的数学关联关系。这种认识方法,是与中国古代数学中的数数逻辑完全一致的。与数学中对复杂事物的数名、数数,记名、记数、识名、识数的认识方法是一致的。
因此,汉字可以用声母为名而继续进行字母的组合,产生了词。词非一字,可以两个字,也可以多字组合。多字组合的字也称为句,可以对语言的一句话作出完整的记录与表达。也可以产生新的组合来表达现有语言中的空缺内容。于是,文字的语句就不局限在记录语言符号的定义之中,它可以产生语言创新的新功能。文字的这种语言逻辑创新的功能称为文学。所以,文学的四象属性变化是对文字的继续“有次序的字符组合”,被称为:词、句、节、章四象。
汉字符号与语言之间的关联关系,存在两个四象体系,一是汉字字母与声母的四象关联关系变化,二是汉字继续组合产生的词、句、节、章四象关联关系变化。它们的共同属性是都有四象的数学内容,而且,两个系统之间又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新知识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字母与声母的四象变化在词、句、节、章的关联关系变化之中,词、句、节、章的四象变化又不能超越在声母与字母变化之外。形成了两个四象之间的不可分割的阴阳变化关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把这两个四象的阴阳变化关系称为阴阳八卦。是中国远古钟鼎文化中的一个属性结构与认识世界的方法。
汉字与汉语之间的关联关系呈现出鲜明的八卦系统结构性,形成了语言文字之间的四象生八卦的属性过程。
应该说,汉字汉语是具有八卦属性特征的语言文字关联关系体系,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史上遗留下来的最早、最有适用价值的认识世界的方法所产生的科学成果之一。
当然,后天八卦对先天八卦的变革而产生的商周文化断代,使先天八卦时代的天文、历法、中医等诸多科学理论的体系,在封建文化的垄断中失传了,或者残缺不全了。但是,汉字汉语的产生,则相对完善地保存下来了这些知识框架的结构性。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绝无仅有的一门知识体系。尽管它经过过封建统治者文化避讳的磨难,经历过外族文化入侵的洗礼,以及近代的西学东渐的文化侵略,但它仍然能顽强地发展到现在,真可谓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
那么,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样的一种文化现象呢?
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底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的基础学科属性数学的先进理念,是属性、形貌、数字一体化知识体系形成的认识世界的方法。
世界上其它任何拼音文字与产生它的语言系统之间的关系,都不可能产生这样的内容。因为它们缺少的是语言、文字、知识三焦合一的文字、文学、文化体系。因为,拼音文字没有汉字的六书、九数结构原理。尽管汉代的六书、九数已经不是先天八卦时代的六书、九数,但是,仍然存留了先天八卦的形貌、属性、数字、形数、形性、性数的六合原则;存留了太极、阴阳、三焦、四象、五行、六气、七阶、八卦、九宫九数合一的属性数学法则,保持了文字、语言、知识的一体结构性。
正是汉字与汉语具有这样一种属性数学体系完善关联关系的存在,才是汉字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与健康发展态势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汉字的探源与西方拼音文字探源,根本不存在探索方法与挖掘方法上的同一性。因为,通过文字考古学只能证明的是在远古中国人进入陶器时代后,在陶器上印有垒石结绳时代的绳纹,在甲骨上刻有不同形状的符号,至于这些符号与当时的语言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关系?与当时的知识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体系?单纯从这些符号上已经没有办法进行继续进行考证了。因为今语非夕语,今字非夕字,今天的知识已经不是昔日的知识了。
从语言的声母表达来讲,音韵学研究的内容对字母的认识也是在时代发展过程中不断变迁的。而对这种变迁的研究,由于古代没有录音设备,很难再重现它的原始状态。所以,可以说,即使我们可以通过文字考古学挖掘到这些具体的符号,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去读,如何去解释。因为,我们无法进入产生这些符号与语音的时代。
但是,人类的知识,却具有知识产生、发展的连续性与连贯性,完全可以通过知识体系的变迁来认识这些问题,来解释汉字前中国文化的发展史。从而,对古文字与汉字的关联关系得到进一步认识。这才是汉字探源的唯一方法。
十二、
汉字探源工作,应该是汉语探源、汉字探源、汉文化与科技知识探源齐头并进的一项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大工程。它在抵御外来垃圾文化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侵蚀,剔除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吸收现代科学的精华等文化发展上,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与方向。也是中国文化发展策略中的重要部分。
汉字研究的内容,可以分为四类:
一是最低级的符号式文字考古研究。在什么年代发现了符号就推断那个时代有了文字。
二是对汉字的“六书”、“九数”构成原理的研究。对这个内容的研究,作为一种识字的方法,还有其适用性;对于文学作品与文化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三是音韵学与文字学一体化的研究,也会对唐诗、宋词、元曲的高雅文化继承有所促进与发展,结束西方文学诗歌、散文、戏剧、小说四种文化分类垄断中国文学发展的局面,使中国传统文化走进中国式的文艺复兴时代,创新文字、文学、文化一体化发展的新时代。
四是文字、语言、知识体系的一体化挖掘与探索。为中国钟鼎文化时代的科学技术昌盛时代在现代中国的崛起创立一个良好的新开端。
显而易见,第一种探索汉字起源的方式,是完全跟在现代西方文字学研究方法的后面爬行,,是研究方法中的下策。而第二、第三种则是研究方法的中策,可以不急不缓地摆脱外来文化对本民族优秀文化的侵蚀,逐步发展中华民族自己的优秀文化。而第四种方案则是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传统文化中兴的宏伟蓝图。
那么,根据中国的国情,在以上四象策略中,应该哪个先行呢?
显然,第一种虽然时髦,可是不会有任何结果,只能越陷越深,丧失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机遇。所以,应该放弃。
第四种虽好,但是,在西学东渐一百多年的现实情况下,推行起来并非易事。而是首先需要认识世界的方法论与认识论的根本改变,即从对一分为二的二元绝认识中解放出来,走进中国钟鼎文化时代的太极、阴阳、三焦、四象、五行、六气、七阶、八卦、九宫属性二合而一、多合而一系统的相对认识。
所以,中策中的两个方案则是现实可行的文化策略。既可以从字母、声母关系形成的一音一字、一音多字、一字一音、一字多音的音韵学与文字学的分科科学的二合而一的研究中走进汉字起源的探索,又可以通过字的词、句、节、章继续组合四象的文学、文化发展中,进一步探索与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知识结构性,走出文字、文学、文化一体化进步的新道路。
汉字的独特结构性,决定了它必然是一种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文化载体。虽然,这种文化的内涵并没有在汉字体系中有过明确的文字表达,但是,分析它的字母与声母的关联关系,分析它词、句、节、章的文字、语言的一体性和文字、文学、文化的体系连续性,不难找到先天八卦的数理结构框架。尽管先天八卦在后天八卦变革造成的商周文化断代中已经失传了,尽管春秋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文化复兴时代被秦始皇的暴政专制所灭绝,但是,在汉代“六书”、“九数"的新文化时代出现了汉字。这种新兴的中国文字,虽然没有在理论上阐明先天八卦的理法,但是,却是一个活生生地传承了先天八卦的隐性框架结构系统。汉字系统特有的先天八卦隐性结构性,使汉字成为了继承远古钟鼎文化的唯一活样本。因此,只要能走进并认识到汉字博大精深的结构性,就会重新领悟到远古先天八卦理论体系的精华之所在。故,汉字,也是对中国远古钟鼎文化时代文化探索的一块最珍贵的“活化石”。
虽然,在汉字产生的时候,并没有把字母与声母的理论,作为汉字的构成学来做出明确地表述与说明。但是,唐诗兴盛的时代,由唐末沙门守温的三十个字母,至发展到宋词时代,又由宋代等韵学家增加了非﹑敷﹑奉﹑微﹑床﹑娘六个字母,合称"三十六字母"体系。宋代的汉语语音三十六个声母的代表字,为六书中“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等内容,增补了字母与声母关系的具体表达内容。使汉字的先天八卦框架性结构性更加突显。也为元曲高雅文化的产生与形成,奠定了可靠的方字圆音、字正腔圆的音韵学基础。
字母与声母形成的音韵学,在西学东渐后,受到了拼音文字文化的侵略后而逐渐被国人淡忘。中国汉字,也被推进了被革命的封建文化范畴。于是,文字改革,变成了文化革命的一个重要部分。拼音文字所用的字母被系统的引入,成了改革汉语拼音方案的主流。于是,《汉语拼音方案》规定,汉字注音和拼写普通话语音开始使用拉丁字母。并专门为汉语拼音采用了二十六个拉丁字母来为汉字注音。此时的中国人已经再也没有声母与字母的概念了,也就再也不知道字母与声母形成的四象关联关系变化体系了。
十三、
汉字探源工作的四个等级,属于四种不同属性的研究范畴。即,汉字符号研究、符号构成原则研究、文字学与音韵学的关系研究、语言文字与知识体系关系研究。
把文字考古学作为研究汉字的唯一研究方法,是实证主义对汉字研究的一种霸权垄断。它以有证明作用的物品和痕迹等,为唯一推理标准。所以,西学东渐后,中国人就开始挖古墓、掘祖坟。经过几十年的挖掘之后,中国考古界先后发布了一系列较殷墟甲骨文更早、与汉字起源有关的出土资料。这些资料主要是指原始社会晚期及有史社会早期出现在陶器上面的刻画或彩绘符号,另外还包括少量的刻写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号。为了研究这些符号,于是,就诞生了文字考古学的分科学科。如古文字构形学、比较文字学、科学考古学、高科技考古学等诸多研究分科。甚至,一物一学,一学多派,诸家蜂起。考古学的文字专家·教授比比皆是。而且,把汉字考古学作为招硕、招博的时髦专业。但是,谁也没有进入“六书”、“九数”的汉字构成认识,仍然是跟在西方文字认识理论后面对汉字进行爬梳,而忽略了汉字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文字改革”的时代性。
众所周知的文字改革,是历史资料上有记载的文字改革。如商周文化断代、秦始皇书同文、汉代罢拙百家等。而无法查证的,有仓颉造字、夏殷文字之变、商殷文字之异等。它们都是中国历史上的“文字改革”。而汉字的产生,仅仅是秦文字后的一次文字改革罢了。
文字改革,是一个国家或民族对其通用文字的改革。所以,这种改革的内容,自然会与社会制度及社会价值取向、经济发展的条件、科学知识的认识水平、认识世界的方法论与认识论等都存在不可分割的关联关系。所以,不同的政治主张、不同的认识方法、不同的知识层面所通用的文字都具有不同的选择与认定。这也是不同的帝王有不同的文字避讳,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文字的根本原因。
应该说,文字改革具有双重性,一是进步性,二是退步性。那么,文字改革的进步性与退步性,是通过什么样的标准来确定的呢?   
在这个问题上,又产生两种不同的认识结果:
一、只要是新生事物就是好的、进步的。而守旧的事物与观念,都是落后的。在这种观念下,破旧立新就成了文字改革的主流。
二、进退、新旧具有四象性:新有进步与退步之分,旧有先进与落后之别。所以,在这种观念下,辞旧迎新首先需要是一种进步,而不是不辨进退的废除四旧、打倒四旧、独树一帜的创新。在这种观念下,文字改革的主流就变成了对中国传统汉字进行深入探索与挖掘的整理与学习,取其精华、剔除糟粕,在发扬光大其精华的基础上发展与创新。
显而易见,这是中西方认识论与方法论上的绝对二元论与属性四象认识论形成的认识层面壁垒。是坚持用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论方法论来研究汉字改革,还是用西方现代文化的认识论来研究汉字,是汉字研究和发展的两条根本不同的道路。
从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历史来看,从文字产生的那天起,文字改革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把它可以分为两个内容来认识:一是通用字的改革,包括文字形﹑音﹑义的通用关系以及正字法则等;二是非通用字的禁用与启用,以及个别文字的形、音、义的重新解释等。
近代,我国进行了两次文字改革,一次是推行《汉语拼音方案》,二次是推行简化字。汉语拼音方案的推行,并没有使汉语进入拉丁字母表达文字的拼音化。简化汉字推行到第三批简化汉字的时候,也受到了民众难以接受的阻力。所以,第三批简化汉字公布后,因为其通用性没有被民众所接受而中止。此后,再没有第四批简化汉字的出台。所以,我们现在使用的汉字,虽然被世界称为汉字,但是,此汉字已经非彼汉字了。
从这个认识角度来讲,汉字的探源研究,其实是一部汉字文字演变史的学科研究。它离不开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文字改革历史。而汉字的产生,只不过是中国文字改革史中的一次成功的改革。它不仅仅用“六书”对汉语与汉字的结构关系作出了完美的理论阐述,也兼顾了汉字起源﹑发展﹑性质﹑体系的综合表达。并且,在它的改革之后,出现了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的连续、连贯进步。最珍贵的是,汉字的体系性展示了中国先天八卦时代的属性科学体系表达的规律性,成为后人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难得的工具。遗憾的是,受当时封建文化统治的制约,汉代虽然在天文、星象、历法、中医、造纸、……等诸多行业有所继承与发展,却没有能从属性基础理论上还原钟鼎文化时代先天八卦的属性数学知识体系的详尽文字表达。所以,汉字的起源研究,就变成了一个难于与汉字前的文字改革所引发的知识体系关联在一起进行认识。这也是汉字源头探索中的难题。
十四、
汉字是一个具有四象普遍规律性的知识体系,是一个鲜活的八卦演生系统。汉字的系统构成具有先天八卦四版本的继续后继变化性。符号构成次序四象的笔画、字根、字元,字。继续由字组合形成词、句、节、章。汉字与汉语的关系中又有字母四象与声母四象形成的音韵学与文字学之间的八卦关联关系,以及汉字汉语对一般知识表达能力形成的形、性、数、字的四象结构性。不同时代对汉字改革的创新性与守旧性、进步性与后退性,又形成了汉字演变的四象系统。于是,汉字、汉语与文化知识体系的发展、社会制度与经济发展的变化又决定了汉字改革的四象后继性。
因此,汉字从诞生之日起,其发展演变的过程,从来就是一个连续、连贯的四象变化过程。没有一个四象连续变化的先天八卦四版本继续变化的认识方法。不是深陷在易经后天八卦中定式中形成一个固定不变的结论,就是用西方现代文化的绝对二元把它一分为二。中国传统文化中把这种绝对二元论条件下的一分为二划分为两个具体的方法。一是切断,二是切延。切断就是以汉字《六书》为中国文字的认识法则,去认识中国远古时代的所有的字。而忽略了远古文字的时代四象变化过程。切延,就是在汉字四象变化与四象体系的内容中,抽取文字的符号性而作为独立的研究课题。寻找它第一个符号产生的年代。
显而易见,切断是割裂了时间属性上文字发展过程产生的四象继续性。切延虽然从时间的连续性得到了保障,但是它抓住的内容则仅仅是四象变化体系中单一内容的孤物独识。也可以说它研究的仅仅是文字符号形成的一条物证存在条件下的线性认识。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字改革与文化知识的变迁都在遵循着“用则宝、弃则废”的原则,不同时代废弃的文字与文化不可能再流传到现在,即使保存到现在,因为长期不用也未见能认识了。另外它也不可能通过墓葬中的殉葬器物中完全保留下来。而且这种“用”与“弃”又存在历史不同时代的进步性与退步性所形成的四象性。所以,就会产生了无论是用“切断”式的一分为二研究方法,还是用“切延”式的一分为二研究方法。都会把汉字探源研究变成世界科技史上的一道无法破解的难题。而这道难题在现代西方分科科学大爆炸式的发展到今天也已经不是第一道无法破解的难题了。它与现代西方数学中涉及素数问题的属性问题一样,都是西方现代科学理论体系认识方法存在属性表达能力的根本原因所产生的。
因为用切断的方式来研究空间,得到的结果一定是一个没有时间属性的空间,用切延的方法来研究时间,得到的结果一定是一个没有空间属性的时间。所以,没有时间属性的空间永远也不会运动与变化。它只有两个不同位置之间的数字化关联关系,所以对运动状态的表达只能借助于速度定义出的新概念来继续认识,但是,速度概念所表达的仅仅只是空间两个位置间的线性数字关系,这种空间位置之间通过速度而产生的时间性,显而易见只是两个空间位置之间的时间位移属性。不仅无法把时间与空间两个体系二合而一,而且会把运动表达成空间位置静止状态的链接性舜间。虽然在数字计算上可以表达位置与位置之间的位移运动时间性,却无法变成时间体系与空间体系的统一属性。
没有空间属性的时间永远也不会形成多维性的组合,它只能是一维延伸的无限。只有数字性表达的过去,现在,未来。这样的世界观,世与界永远是一分为二的两个体系。世界的二合而一数学表达就变成了现代西方科学的一道无法解释与用数字表达的难题,数字尚且不能表达,拼音文字焉能再把它“哲学”得明白?
而中国传统文化则与西方现代文化不同,它有时间与空间一体化的《九数》属性、形貌、数字的世界观,把时间与空间通过属性相对性二合而一。而且可以继续把所有的时间与所有的空间连续二合而一形成宇宙观。再把所有时间与所有空间通过属性的定、动、变、通四象认识走时空一体性运动,变化的自然观。
十五、
在汉字探源的四种方式方法上来看,文字考古是最简单的。而文字与语言的音韵学与文字结构学的研究,相对就难的多了。因为,文字可以从挖古墓、掘祖坟的殉葬品中找到不同的饰纹或者符号。即使现代没有人认识了,总算有个物证推理逻辑存在。但是,语言的研究就麻烦了,因为没有发明录音机之前,声音是无法象文字一样被复制而流传的。所以,考古对语言音韵的研究,同样需要发现一种表达字母与声母的符号,用这些符号的关联组合关系对语言的音韵内容再表达出来。通常,钟鼎文化时代的人类,把这类可以表达文字音韵属性内容的符号从文字体系中分离出来,建立一个音符、韵符的独立系统,用这样一个系统来表达每个汉字的音韵结构性。所以,中国的语言的传播,虽然没有录音机,但是,却有一个音韵符号表达的体系。它的作用不是现代录音机所能比拟的。因为,录音机保留下来的只是一个人的一种声音,而这种符号体系保留下来的则是一种语言的发声定音标准。与录音机相比,它更有对语言体系性内容的完整记录性与系统表达性。这也是中国远古钟鼎文化博大精深内容的一部分。是钟鼎文化领先于现代西方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于是,文字与语言关系的四象研究层面上,文字考古学的深入研究中就出现了一个新问题。
如何从挖古墓、掘祖坟得到的器物上的符号中,分辨出哪些是文字符号?哪些是音韵符号呢?如何把这些文字符号通过音韵符号,把文字转化为具体的语言声音呢?这就进入了语言音韵学与文字结构学一体化研究的新四象认识层面。也为中国现代的文字考古专家们出了一道用西方文字理论无法破解的难题。
在我国现代语言学家与文字学家的行列里,恐怕还找不到一位有这种学问的学者,甚至许多专家与文字学的权威们还不知道远古钟鼎文化时代有这样一种符号体系存在!
在西学东渐一百年来,他们的努力方向是如何把汉字拼音化,用西方现代科学理念改变中国的传统文化。根本没有去想过如何探索中国远古的文字学、音韵学,根本没有研究过如何寻找到汉字研究的更完美方法,根本没有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中还有这样博大精深的语言与文字一体化的知识体系。
汉代的文字改革是中国文字史上的一次成功的文字改革。它把语言学中音韵学与文字学中的结构学二合而一,在字中包括了声母与韵母的四象继续变化性。把字母与声母都合成在汉字的统一表达体系之中。使汉赋,走进了唐诗、宋词、元曲音韵文字化高雅的发展阶段。这是世界文字、文学、文化一体化发展史上绝无仅有的文化发展历史时期。它表现了语言表达能力的完美性与文字表达能力的广泛性统一,它表现了语言科学与文字科学最高水平的可溶合性。可以说,这是汉语言与汉文字成为世界鼎级语言文字的最坚实的文化基础。汉字不能被外族统一而征服,相反,却能征服外族文化。汉字不能被西学东渐一百年的文化侵略所灭绝,相反,汉字所承载的中国远古文化理念却被西方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所青睐,被视为人类科学继续发展的希望之所在。
显而易见,西方现代科学在中国古老的文化中看到的科学文化发展的新曙光,绝对不可能是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之后的现代文化(白话文,散文,杂文,小品)。那么,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呢?可以肯定的说,他们需要从中国远古的古老文化知识体系中寻找与现代科学理论体系有别的另类认识世界的方法。他们想知道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与源远流长是怎么样形成的。在这样一个漫长历史形成的知识体系中,中国人是通过一种什么样的认识方法来认识世界,认识宇宙,认识自然的。他们需要了解的是中国古人都发明了哪些规律?从这些规律中寻找到中国古人都有哪些与众不同的认识论与方法论?
遗憾的是,中国人自己也不认识从古墓中挖出来的文字,不知道从祖坟中掘出来的那些符号都是表达什么意思。
最近几十年,中国考古界先后发布了一系列较殷墟甲骨文更早、与汉字起源有关的出土资料。这些资料主要是指原始社会晚期及有史社会早期出现在陶器上面的刻画或彩绘符号,另外还包括少量的刻写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号。可以说,它们共同为解释汉字的起源提供了新的依据。但是,这些符号仅仅只能是符号,读也不会读,念也不会念,更不知道它们都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只能通过系统考察、对比遍布中国各地的19种考古学文化的100多个遗址里出土的陶片上的刻划符号,得到一个结论:中国最早的刻划符号出现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除此之外,就无下文了。
那么,怎样才能读懂这些符号,怎样才能明白这些符号所表达的知识体系呢?
不走进文字学与音韵学的综合研究体系,是无法揭开这个谜底的!
十六、
在汉字产生之前的中国远古文化时代,存在文字符号与音韵符号两种不同的内容。因此,汉字探源的研究,则变成了文字与语言探索的双盲问题。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表现在音韵学与文字学的分立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分支内容。古音韵学,在中国钟鼎文化时代已经不仅仅是一门专门为文字与语言关联关系服务的一门学问,而是文字如鼎、声韵如钟的单一文字与语言的关联关系进入了更专业的分支研究。音韵学与音乐的发展,形成了更为密切的逻辑关系。于是,钟鼎文化时代就出现了用符号表达音阶的五音学。出现了表达一钟一音的钟声音符,一钟双音,一钟三音,一钟四音的音阶符号。它与汉字的四音韵文字表达语言是一脉相承的。
音韵学在古代具有广泛的应用性,除了敲钟打鼓之外,还有击缻、击咢、击梆、击钵、击鞭……,故有称击戛来表示敲打。语本《书.益稷》:"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表达了音韵学与语言学之间的一种默契的关联关系。而这种关系所形成的文字,如现代锣鼓谱中的“咚布隆咚呛”,就是由象声词构成的鼓乐谱。也就是说,音韵学走进文字化表达之后,与文字形成了一种默契的配合,形成了各种乐器的曲符、谱符、操作与表演方法的指符、奏鸣符等,由简单的语言音韵学进化演变成了音乐专业科学。把文字与语言的关联关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文化和艺术境界。
西方现代文化的崛起,是在文艺复兴的过程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一个文化体系。这个文化体系促进了现代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所以,通常把这个时代称为文艺复兴时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艺复兴时代产生的时间比较早,虽然在中国历史上对这方面的历史记载已经非常少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早期文化的青铜器、陶器、石器上所记载的符号上,找到击瓯、击磬、击罄……的各种符号,并可以通过这些符号所在位置与表达的敲击方式所产生的音韵效果之间的规律性,找到这种符号所表达的音韵关系。还可以通过敲击所产生的音韵不同,判断这些声音与材质、形状等结构所产生的属性关联关系的必然性。
所以,音韵学与文字学的二合而一,使人类通过音乐的认识,找到了另外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这种方法的产生,就应该产生在人类对文艺认识的复兴时代。
也就是说,当文字学走出了仅仅用音韵学来表达自己语言的时代之后,音韵学就走进了一个更广泛表达自然界中各种各样声音探索的空间。音韵学表达范畴的扩大,自然为文字表达更广阔内容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
那么,文字学对音韵学的发展相对又应该有那些创新与改革呢?
于是,文字与音韵的关联关系在人类对自然认识的不断发展过程中,又产生了人类知识体系的变迁、进化问题与音韵学、文字学之间的对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提升问题。
随着人类对自然知识认识的不断进步与扩展,音韵学与文字学的表达能力已经开始超越人类语音语言的音韵范畴,进入了自然界中的各种器物的音韵研究范畴。正因为文字与人类语文在音韵学与文字上的统一性存在,所以,自然界万物的音韵性认识也自然而然的会以人类语言形成的早期音韵学为基础,向更大的知识圆圈扩展。这样,文字的一般知识表达能力,也会随着人类认识自然知识体系的扩展而得到表达能力的提升。
文字与知识体系之间变革关系.jpg
所以,早期人类语言的音韵学与文字对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构成学,是与人类知识体系的不断提升存在着一个同步的文字改革进程。这就是我们在汉字探源四象中提出的第三个问题。也是汉字探源四象认识体系中的第三个认识层面。
在这个认识层面上,语言的声音属性表达范畴,已经与人类对自然界中的声音认识结合成了一个有机属性关联关系的新体系。我们把它简称为音韵的文艺化进程。而文字对语言的符号表达功能,也进入了人类知识体系创新的新时期。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属性,就是都在随着人类知识对自然认识的不断扩展而发展与提高。如何用原来的原始表达能力适应这种知识体系扩展的变化,自然而然就会产生语言与文字的改革与创新。而这种创新与改革,则是以提升文字对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变迁为主流的。
在钟鼎文化时代,人类知识的进步,可以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四个过程来进行划分。因此,钟鼎文化时代的文字变化,至少也要经历过四次文字改革。
仓颉造字的传说,只是其中一次比较成功的文字改革,而被中国人广泛传颂下来了而已。
十七、
判断不同时代的文字对那个时代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高低,并且进一步掌握文字与语言相对应的知识体系,是准确分析、确切归纳在挖古墓、掘祖坟中找到的文字符号的最基础分类条件。更是中国文字考古学中必不可少的一种认识论与方法论。
这种认识方法,不仅仅是对找到的不同年代的具体符号作单个字的解释,而是对这个时代的所有字、所有知识形成的文字一般表达能力问题的探索与研究。它涉及到知识体系的先进与落后性、文字对知识体系表达能力的高与低的水平性。   
用图表示如下:
文字改革的四象性,是由知识体系的先进性与落后性的变化过程,以及文字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的高与低形成的关联关系所确定的。不同时代的文字改革,存在不同的高低知识体系认识,存在不同的文字表达能力高低。
进入这样一个认识层面之后,文字改革的进步性与退步性评估,就不再是简单的判断就可以得到圆满结论的问题了,它已经变成一个复杂的属性四象结构问题。
我们可以把它分为四种类型:
低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低水平的知识体系、低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高水平的知识体系、高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低水平的知识体系、高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高水平的知识体系。
在文字改革的这四种类型中,高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高水平的知识体系,肯定是进步或者是领先的。而低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低水平的知识体系,也可以肯定是退步的或者是落后的。而高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用来表达低水平的知识体系,与低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用来表达高水平的知识体系两种类型究竟应该是进步的还是退步、领先还是落后呢?就会出现难以判断准确的现象。这种文化现象,在中国属性数学中叫乂属性。
乂属性,是在四象产生过程中形成的两个模糊认识范畴。它之所以形成了模糊的判断性,是因为相对高水平的表达能力表达高水平的知识体系,与低水平的文字表达能力表达低水平的知识体系之间存在高与低的两高组合与两低组合的鲜明统一性。所以,两高之横,则可称为高,两低之横,则可以称为低。二乂属性则因其有高有低而难分高低。所以,称其为高低属性中的混沌性。
但是,乂属性在具体的文字表达能力上,则可以展示出它的高低属性;在具体的知识体系中,这种高低属性也可以明显的展示出来。
即,丿为知识体系的高水平、文字表达能力的低水平组合,乀为知识体系的低水平、文字表达能力的高水平组合。它们都可以清晰的表达知识体系的水平高低,与文字表达能力的水平高低。因此,乂属性,具有文字表达能力高低,与知识体系高低的竖向清晰表达性。把它称为乂属性的清晰四竖属性。乂属性在两横之间的模糊性、四竖之间的清晰性综合表达含意,是人类对四象事物认识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境界。所以,在远古的数字认识中,乂属性一般可以用四竖(丨丨丨丨)来表达,称其为四,则有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四个数字数数符号,变成了丨、丨丨、丨丨丨、乂的表达过程。现在,这种数码的表达形式,因其有特殊快捷的计算法则,仍然被商人用作畴码使用。它的结构,就是横竖与乂属性的正反变化构成的:
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十。
乂属性与四象属性的关联关系,在中国原始数码体系中就得到了系统性的认识。这种数码,是人类认识体系与数字结构体系二合而一的表达。数字也是字,而且是最早期的数理性文字。它的产生,与中国钟鼎文化时代人类认识自然与事物的方法是密切相关的。
在汉字探源的四象认识中,找到知识体系与文字表达能力之间的关联关系才是最根本的研究方法。而不是对孤立符号的猜想与爬梳。
十八、
汉字探源工程的四象认识层面性,归纳在一起,可以说是一个世界观、宇宙观、自然观的连续、连贯发展过程的认识问题,是人类认识世界的知识水平由蛮荒时代第一个认识产生开始,逐步走向进步、发展、完善的一个漫长历史过程。
所以,汉字探源并不能孤立地去完成,它需要探索的,应该是人类从蛮荒产生的第一个认识,以及对这个认识产生的第一个语言表达、对第一个语言产生的第一个记录符号、……。而在这些具体的知识领域中,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字可能会有改革,不同地域的语言可能会有变迁,人类认识到的知识虽然会随着社会的进步与退步产生不同的变化。但是,任何时代的文化变革,都无法改变人类知识发展的连续性与连贯性。而语言文字,则是人类知识发展与进步的唯一载体。
人类与世界上的所有生命一样,也有它的原始产生与持续发展的连续过程。那么,第一个人是如何产生的?第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如果说亚当与夏娃是同时产生的,那么,制造他们的上帝又是谁?他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如果说人类是类人猿进化变成的人,那么,第一只类人猿是怎样产生出来的?第一只类人猿是雌猿还是雄猿?类人猿有没有语言,有没有文字?他们的语言文字与人类的语言文字之间是不是也存在类人猿产生人类的进化关系呢?
显而易见,这些“第一个”产生探源的问题,是一个大的知识体系源头在哪里的认识问题。而这个知识体系的探源,又与对人类起源的探源紧密联系在一起。如何来认识人类的起源、认识地球上的生命起源、地球的起源、太阳的起源、甚至宇宙的起源,已经不是实验科学所能完成的一个庞大课题了,更不是物证推理逻辑所能演绎的产生、发展、变化过程。
现代西方科学中这些众多“第一个”事物的产生问题的探索,变成了一个现代科学无法破解的难题与怪圈。而中国汉字的第一个文字符号是什么时候诞生的问题,也自然是这个怪圈中的一道题目。
如何来认识一个现象或者一种事物的起源与开始呢?
实验法与物证法,是现代西方科学中的两个重要逻辑。中国的汉字探源,也在西学东渐后,开始应用这个逻辑与方法,通过考古学对古代遗址中发现的的各种符号进行物证鉴定、年代鉴定、……。找到了物证,就证明那个时代中国有文字;找不到物证,就说那个时代没有文字。甚至,把这种逻辑作为认识世界上一切事物的研究方法。并称之谓“科学方法”。
所以,汉字探源的最根本属性问题,归根结底就变成了一个用什么样的科学方法来进行推理与论证的问题。
汉字探源、人类文字与语言起源的探源、人类起源的探源、世界探源、宇宙探源、自然探源、…….,都涉及到了“第一个”产生的难予确定性。甚至,人类有文化历史数千年间,根本就没有通过物证推理与实验法找到过一个最原始的“第一个”。甚至,连数字一的认识方法都没有找到,这也是西方现代数学理论为什么要拿阿拉伯数字为其所用的根本原因。
使用物证逻辑与实验法,根本就没有探源到“第一个”在哪里的成功结果,也看不到用这种方法如何去认识“第一个”的希望。现代实验物理学无休止地对物质基本粒子的寻找,至今,仍然没有找到物质构成的“第一个”基本粒子(上帝粒子)的实验。其它领域中,对“第一个”的认识,除了假设就是猜想。
因此,西方现代科学,是建立在一个找不到“第一个”客观存在事物的不健全的数学理论基础上产生的,是一个从“第一个”认识开始就存在严重理论缺陷和逻辑障碍的科学理论体系。用这种不健全的知识体系,来认识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字文化,同样,也会陷入“第一个”文字符号产生的物证逻辑推理的陷阱之中。
所以,我们提出了四象方法论,来解决汉字探源中的具体方法问题。并从理论上阐述了这个理论产生的根源与可行性。使汉字探源从“第一个”文字符号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研究方向中醒悟过来,认识到用物证逻辑推理方法与科学实验法的现代西方科学分析方法存在的缺陷性,走进用中国传统的科学知识理论体系,来认识中国文字的产生、发展并成为世界鼎级文字的科学探源之路。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的认识方法,对宇宙的认识方法,对自然的认识方法。揭示中国传统文化是如何顺利地解决了认识“第一个”数字一是如何产生的数学问题。
那么,中国传统数学是如何来认识数字一的呢?
中国古代数学与西方现代数学相比,则有很大的区别。
西方数学,把数字一看到是最小的数字单位。一切数字都是由数字一的叠加而产生的。并且,把这种认识称为皮亚诺数学归纳法。
相反,在中国古代数学的“九数"理论体系中,一与二则被称为太极、阴阳(名实数虚、虚一勿用)。从太极、阴阳之后,才有三焦、四象、五行、六气、七阶、八卦、九宫的连续后继认识(有名有数)。它们反映了属性关联关系构成的一个体系。第一个纯粹数字化的认识,应该是十。九数逢十而没。
在中国传统数字认识的属性理念中,太极为最原始的认识,它包括自然界的一切变化。所以,数字一,是一个全息内容的总体表达。它应该是人类认识范畴中最大的事物。
从中西方对数字一的认识差别性中可以看出,“第一个”的属性认识差异,则是中西方数学理念上的壁垒根源。
汉字产生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体系。用中国本原知识体系去认识它,还是用现代西方科学理论体系去认识它,则是汉字探源的一个重要分歧。
那么,哪个更科学些呢?

发表于 2020-1-14 07: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20-1-30 13: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20-3-26 09:26:26 | 显示全部楼层